1. 反媒小說
  2. 小濃
  3. 《竹馬殺了我兒子,可他纔是親爹》 第1章
榮科 作品

《竹馬殺了我兒子,可他纔是親爹》 第1章

    

主角叫陳晴兒榮科的是《竹馬殺了我兒子,可他纔是親爹》,本的作者是小濃最新寫的,書中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主要講述了:...《竹馬殺了我兒子,可他纔是親爹》第1章免費試讀2我結結巴巴地說:“昨天......昨天夜裡,榮哥哥喊我賞月,我回來得晚了,怕吵到額娘,便在偏房睡了。”

“晴兒,女兒家的清白最為重要,你我現在身陷囹圄,萬萬不可無事生非。”

“知道了,額娘。”

正說話間,外麵丫頭跑進來報:“陳**,陳夫人,老爺有急事,請二位速速前去商議。”

我和額娘匆忙梳洗一番,便隨下人來到正房。

一進門,隻見榮伯伯怒氣沖沖地在屋內踱步,榮家老小站在兩邊,噤若寒蟬。

“陳夫人,你可真是養了個好女兒!”

榮伯伯的聲音不似平常親切,反而多了幾分譏笑!

額娘一愣,俯身作揖:“榮大人言重了,不知榮大人此言為何故?”

榮伯伯“哼”的一聲,轉身對跪在地上的兩個人說:“你們好好看看,昨天夜裡,**祠堂的女人,是不是這個陳晴兒!”

我驚得連連後退,這才發現地上還跪著兩個夥計。

其中一個不住地磕頭:“老爺,天太黑,我屬實看不清。”

“你都看到了什麼?

當著陳夫人的麵你再說一遍。”

“榮大人,陳夫人,小的天剛亮時去打掃祠堂,卻在門外聽得祠堂內有男歡女愛之聲。”

“小的探頭一看,竟見一男一女在祠堂前,做那**苟且之事。”

“混賬!

你怎麼不抓住他們?”

“小的怕一個人招架不住,想找人一同前去,等小的再回來時,那對狗男女已不知去向。”

“當時天未亮,小的冇看清男的,但是那女的身形樣貌,和陳**倒有幾分相似......”震驚,羞愧,憤慨,讓我僵在原地,動彈不得。

“陳**,昨夜你去過祠堂嗎?”

榮伯伯犀利的眼神望向我。

一屋子的人竊竊私語。

我像被扒光了皮,在毒日下任人鞭撻。

我張了張嘴巴,卻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榮伯伯氣得捶胸頓足:“難道果真如下人所講,昨日**祠堂的女子,是你?”

一時間我感到天旋地轉。

“是,是榮哥哥和我......”“混賬東西,榮科昨日奉旨進宮,侍奉聖上左右,到現在都還冇回來,你還敢誣陷榮科!”

“什麼,榮科昨日進宮了?”

我愣在原地,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,碎掉了。

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,我大口大口地喘氣。

“慢著!”

額娘把我拽到身後:“你們僅憑下人的一張嘴就要誣陷我的女兒嗎?”

榮伯伯使了個眼色,一旁的下人連忙呈上一個托盤,托盤裡放著的是我的肚兜。

昨夜榮科說那上麵有我的體香,非要我送給他。

看到肚兜的那一刻,我彷彿被人抽去了心肝,掉入冰窟。

額娘顫巍巍地走上前去,拿起了我的肚兜。

肚兜是額娘為我繡的,她一眼就認出來了。

我顧不上擦眼淚,趕緊上前攙扶額娘。

“額娘,對不起,是孩兒錯了。”

額娘長歎一口氣,轉身便給榮伯伯跪下。

“榮大人,實不相瞞,昨夜確是老婦在祠堂與人私會,有辱榮家門風,還請榮大人賜罪。”

“此事無關我小女半分,晴兒年紀尚小,還未婚配,絕不可因人誣陷玷汙了晴兒的清白!”

“你說什麼?

陳夫人,昨夜在祠堂的人居然是你?”

榮伯伯臉上是不可思議的震驚。

額娘抬起頭,盯著榮伯伯,從容不迫地說:“正是老婦!”